替中国说话怒斥美国发言人的人到底有什么后台?


12月11日的美国国务院记者会上,美联社记者马修·李就加拿大前外交官被拘一事与发言人来了场“亲切友好”的交谈 “很多人认为这是对加拿大拘留中国公司高管的报复,你作何评论” 发言人:对于加拿大公民在中国被拘的消息,美国深表关切,我们敦促中国停止一切形式的无理拘留行为……” 马修·李:那你会不会敦促加拿大政府做同样的事? 前一秒还口若悬河的发言人,瞬间懵逼:我…不懂你的问题 怼了美国发言人的马修·李是谁 有人说他是一个有中国血统的人! 名马修,叫李大爷 一个外国记者,老铁为何要称他李大爷呢 因为站在中国这边怼美国的事,他可是干得不少 2016年,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一本正经的抨击中国将南海军事化,李大爷默默的怼了一句:“你们不是在做着同样的事吗” 发言人正想狡辩,李大爷又出招了: “我知道你们没有在南海岛礁上建导弹发射井,但是你知道你们派遣大型海军舰船执行军事任务,难道这都不算军事化” 柯比像个泄了气的皮球:那只算自由航行!(霸权主义的事,能说是军事化吗) 自打自脸,柯比肯定不爽啦第二天的例行记者会上,当马修李再次向他提问:“美国派军舰或者军机到南海地区,这无助于缓和局势……” 柯比在回答问题前先“酸”了一句:“你替中国政府说话还挺自在嘛 一句话能逼得政府发言人撒泼打诨,李大爷的姿势水平实在是高啊! 美国外交部的某次例会上,一个女发言人指责,中国对南海主权的声索过分 李大爷:谁决定这是“过分的” 女发言人几秒没反应过来:这……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相一致…… 李大爷:美国没有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是吗(美国有什么资格决定中国的要求过分呢) 一次次揭露美国双标嘴脸的的李大爷,也顺带诠释了:你大爷终究是你大爷! 马修·李的英文全名是Matthew Vaille Lee,中间名“Vaille”看起来普通,背后却有一段充满历史沧桑的遥远故事 这要从146年前说起 1872年9月,美国旧金山港口,一艘名为“中国”号的远洋轮获得了大洋彼岸的人们的热烈瞩目,这源自远洋轮上鱼贯而下的那些看起来有点奇怪的孩子大家辨认良久,才发现这些头上蓄着辫子的并不是女孩,他们是清庭派出的第二批留美幼童 诸生蓝绉长衫、线绉马褂、锦帽、缎靴,鱼贯而前中外之人,咸属耳目安车四乘,保护诸生升车适馆,从而观者如云——《早期留美幼童史事评述》 这其中,有一位来自广东的12岁男孩李恩富,他的脑海里还满是临别时母亲的身影:“我没有拥抱她,也没有亲吻她,这在中国传统礼仪中可不是体面的做法 我只是跪在地上磕了四个头她努力想显得高兴些,但我能看见她眼中已噙满泪水” 他们在出发之前,都和政府签订了类似卖身的文书:“当未出洋之先,学生之父兄须签名于志愿书,书中载明自愿听其子弟出洋留学十五年(自抵美入学之日起,至学成止);十五年中如有疾病死亡及意外灾害,政府皆不负责” 这一别,显然不知何年再见 李恩富们很快从离别愁绪中脱离出来,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全新而陌生的新世界:“高耸坚固优美”的城市建筑,车站里进进出出的火车,“煤气、自来水、电铃、升降机等这些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现代设施”,还有——难以预料的危险 ▲ 李恩富 7月21日,他们从旧金山横穿美国大陆东行,火车途经艾奥瓦州在Adair以西的一片草原上时,孩子们遭遇到了人生第一次抢劫,李恩富回忆,“引擎被捣毁,工程师被杀害”,“手枪子弹在惊恐万分的旅客喊叫声中呼啸而过妇女尖叫,孩子号哭”幼童们一个个“吓得发抖, 纷纷趴下”这时,他们还不知道,这伙歹徒是当时美国有名的火车大盗杰姆斯兄弟(Jesse and Frank James),电影《大盗杰西》就是以他们为原型拍摄的幸好,杰姆斯兄弟只是洗劫了他们的行李车,在另一车厢中的28位留美幼童幸免于难 ▲ 第一批留美幼童在上海轮船招商局合影 带着惊恐,他们到达了马州春田市(Springfield,MA)幼童们被分配到当地家庭住宿,其原则是“将学生分处于新英国省之各人家,每家二三人,但须相去不远,庶便于监视俟将来学生程度已能入校直接听讲时,乃更为区处” 李恩富被分配住在Vaille夫人(Mrs Sarah W Vaille)家,“按四人一组来分派,我有幸被交到斯普林菲尔德一位富有母爱的夫人的手中她乘坐一辆马车来,比我们稍晚到我见到她时,她张开双臂拥抱我并且亲吻我这使得其他幼童笑起来,我的脸可能更红但是,我没说任何话表示我的困窘不过这是我从婴儿以来的第一个亲吻” 在此后的七年里,Vaille夫人和她的家人给予包括李恩富在内的4个中国孩子无微不至的爱,在这个美国家庭中,他过着一种和在广东中山完全不同的亲密而温馨的家庭生活,他们也发生过尴尬的事情,刚到威利家的第一个星期日,Vaille夫人邀他和容揆一起去参加主日学(Sabbath school),他们以为是去看将要上学的学校,就跟着去了但一进去发现这是一座教堂,两人不敢进去,撒腿就跑,Vaille的儿子去追赶他们,发现他们一路跑回自己的房间,吓得再也不敢出来 七年之后,他们已经学会说特别流利的英语,李恩富的语言天赋尤其突出,容闳特意把他送到以语言学习为长的霍普金斯学校第一年过后,他的成绩已经是全班第五;到第二年期末,他的拉丁文得了第一名,最终,他以全班总分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并被耶鲁录取 ▲ 容闳乃中国首位毕业于耶鲁的留学生,他也被后世称为“中国留美幼童之父” 然而,正当他对未来充满期望时,一件突发事件中断了所有中国学生的学业 光绪七年(1881),二月针对之前清廷颁布“幼童出洋,原期制造轮船精坚合式,成就人材,以裨实用若如所奏种种弊端,尚复成何事体”的上谕,负责看管留美幼童的陈兰彬建议撤回留美幼童:“上年十一月,吴嘉善特来华盛顿面称,外洋风俗流弊多端,各学生腹少儒书,德性未坚,尚未究彼技能, 实易沾其恶习,即使竭力整饬,亦觉防范难周,亟应将局裁撤,惟裁撤人多,又虑有不愿回华者,中途脱逃,别生枝节等语……臣窃维吴嘉善身膺局务,既有此议,诚恐将来利少弊多” 最终,留美幼童们不得不中断学业,被迫回国 等待他们的不是荣耀,而是耻辱黄开甲在给美国友人的信中,曾经想象回家时会有“熟悉的人潮和祖国伸出温暖的手臂拥抱我们”,然而,现实却是—— “人潮围绕,但却不见一个亲友,没有微笑来迎接我们这失望的一群……为防我们脱逃,一队中国水兵,押送我们去上海道台衙门后面的‘求知书院’ 他们成了信奉“洋鬼子”的叛徒,出洋之前承诺的官职已经成了泡影,几乎连温饱都难以达到《申报》的报道称“他们的薪水还不如西商的侍者,对他们的监管比囚犯还严厉如此用人,安得有良材大器出而为国家办洋务哉!” 但就是这些所谓的叛徒,日后却成了一个个或如雷贯耳,或令人唏嘘的名字他们当中,有著名的铁路工程师詹天佑、中华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唐绍仪、清华大学首任校长唐国安、在中法海战中英勇牺牲的杨兆楠、薛有福、黄季良…… 李恩富是幸运的一个,两年后,在教会的帮助下,李恩富重返耶鲁校园,继续学业在耶鲁,他在英文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大家常常看见这个越来越自信的年轻人在演讲辩论中崭露头角 1887年对于李恩富而言注定是令人难忘的,26岁的他成为第一位在美国出书的中国人,这本书的名字叫《我在中国的童年》在这本书问世之前,美国对于中国人的描述近乎妖魔化,中国人不是白痴,就是愚昧的坏蛋李恩富用生动的语言和优雅的叙述方式,反驳了这些论调,我摘录两段: 在中国,由于不许年轻女子和男士参加彼此的社团,跳舞当然也就更不可能了 ……至于在跳华尔兹时,把手搂住女孩子的腰,中国的男士是不会允许自己做这种不雅的事的 这么一来, 他们的室内游戏就只有斗蛐蛐和斗鹌鹑了 中国女孩对美国女孩所享有的那种欢乐确实是陌生的,她们没有那种被某些美国姑娘滥用了的过度的自由, 但她们也并没有被关被锁,她们享有和我们的礼仪观念相一致的自由 这两段描述,即使放到今天来看,也毫无陈腐之气,我喜欢这个彬彬有礼而平静叙述的中国青年,因为出版了这本书,李恩富得以进入美国主流社会,他迎娶了新英格兰的伊丽莎白小姐伊丽莎白小姐的家世显赫,是丘吉尔家族的远亲当地报纸报道了这门当时非常惊世骇俗的新闻,他们称“两人的婚姻让人震惊,没有人会料到,一名年轻的中国人能够捕捉住一位新英格兰女孩的心” 这一年是1887年,美国排华法案通过的第5年,在美华人最艰辛的时刻 作为耶鲁的优秀毕业生,至少在东部新英格兰地区,人们已经忽略了这位中国青年在那个特定时代所带有的种族印记,他已经完全进入了美国人的社会 但他把自己的余生都贡献给了华人 面对美国的反华浪潮,李恩富开始在各处发表演讲,向美国大众讲述华人的悲惨生活和不公处境,强烈谴责排华法案针对当时甚嚣尘上的“中国人滚开”的言论,他发表了《中国人必须留下》: 看看现如今的美国人是如何对待其他人种的吧,人们难以想像这个国度,在她诞生之初,亚伯拉罕·林肯将其立国之本归于自由它靠着对其他民族的欺压而膨胀,这就是他所谓的自由吗靠着建立在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压迫掠夺之上的自由吗 后来,为了扩大自己的声音,李恩富带着孩子前往排华运动最激烈的加州——这一举动,直接断送了他的第一次婚姻值得一提的是,伊丽莎白的祖父因李恩富是中国人而强烈反对这门婚事, 并一直拒绝给予伊丽莎白合法的财产继承权 伊丽莎白直到离婚多年后的 1910年才凭借法庭的判决结果,勉强拿到了16万美元的应得遗产(见 《WedChineseGetsEstate》, 载《华盛顿邮报》1910年 7月 22日第 1版) 李恩富重新失去了一切,开始漂流生活他始终没有长期的工作,辗转于美国东 西海岸,居住过无数个城市,曾为无数家报社工作过:《哈斯布鲁克新闻报 》《东卢瑟福商报 》《美国银行家 》……为了争取华人权益,宣传自己的信念,他积极投身政治,曾一度担任伍德里奇市某市长竞选人的竞选主管1917年,他因改写了美国国歌《星条旗 》而受到关注 1927年,他在66岁高龄时再次失去了工作,这一次,他选择只身一人前往香港,最后一次和他的美国朋友联系是在1938年的3月29日:“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战争,一场惨无人道、野蛮的战争日本人的飞机每日在城市上空盘旋轰炸,生命随时可能终止”——他的生命最终停摆在了1938年,大多数人认为他死于日本人的空袭 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他仍然关心着在美华人的命运 在他去世5年之后,持续了61年的美国排华法案终止,这背后,是成千上万个李恩富的努力 ▲2012年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对《排华法案》道歉 他一直没有放弃,一如他决心让自己的所有后世子孙的中间名字叫“Vaille”,以纪念在他12岁那一年,给他人生中第一个吻的Vaille太太—— 所以你猜到了,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